阿音

从1998年至2008年,10年时间里,蒙古族摄影师阿音将镜头对准了自己的民族,搜集了几百万字文字资料,拍摄了20多万张图片,记录下了即将消逝的游牧民族的历史习俗、生存状态。

蒙古民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勤劳勇敢的民族。历史上属于东胡族系室韦部蒙兀室韦一支,位于蒙古国的额尔古纳河是蒙古族的历史摇篮。“蒙古”最初只是蒙古诸部落中的一个部落的名称,逐渐统一为一个部落后才演变成了这些部落的共同称呼。大约于公元7世纪,蒙古部落从额尔古纳河流域开始向西部蒙古草原迁移,12世纪时散布在今鄂嫩河、克鲁伦河、吐拉河上游和肯特山以东地区。蒙古乞颜部杰领袖铁木真于1206年统一了蒙古草原各部,建立蒙古汗国,他被尊称为“成吉思汗”。东北亚大草原第一次出现了统一各部落而强大、稳定和不断发展的民族—蒙古族。蒙古族建立自己的政权之后,成吉思汗及其子孙,跃马扬鞭,横戈万里,展开了大规模的军事活动。1211—1260年先后灭西夏和金国,版图扩展到中亚西亚和南部俄罗斯。蒙古人开拓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客观上促进了世界东西方经济文化的交流。

蒙古人,富有传奇的伟大民族,继承着祖先的勇敢刚毅,乐观豁达,他们真诚直率,待人宽容,他们生活在广阔的草原上,不放弃传统,不排斥文明,他们不迷恋奢华的生活,不贪于物质的诱惑,也更不屈服于当今现代文化的冲击。他们严格遵守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环境与生活的规律,始终保持着自我,一生都生活在草原上,他们才是草原真正的主人!

蒙古人是游牧民族,他们深谙自然生态的规律,在生产生活中创造了符合自然规律的游牧。人类千百年的实践证明,游牧是人与生态保持和谐的最佳生产方式。只有这千百年的实践证明,游牧是人与生态保持和谐的最佳生产方式。只有这千百年传承的游牧习俗才给后人留下了今天的这绿意浓浓的草原。呵护草原上的每个生灵,维系每一块草原的健康,这是蒙古人留给全人类的最珍贵、最无价的文化遗产。

乌珠穆沁是蒙古民族古老部落之一。成吉思汗16世孙图罗博罗特由杭爱山徙特牧戈壁南,他的第三个儿子翁滚都拉尔开始称所部为“乌珠穆沁”,17世纪中叶以来,乌珠穆沁人一直活动生息于中国北方草原。他们是中国草原游牧文化的集大成者,亦是最后的传承者、守护者。

乌珠穆沁人传承沿袭了游牧文化,一年四季游牧于山峦、原野、河畔,与大自然真诚对话,与牛马骆驼羊朝夕相处。随着气候的冷暖、水草的丰厚、牲畜的膘情,按照自然规律游牧。根据春、夏、秋、冬季节的变化转场,使之原本生态脆弱的草原得以百年,千年的永续利用。从生产方式到生活习惯,他们都惊人地保留着传统的民族特色。他们的住所、饮食、服饰、器具、习俗,无不引起学者的关注和游人的留恋。

在历史发展的漫长岁月中,由于族际交往的发生和生存环境的改变,游牧文化这一蒙古民族的本土文化也在不断地发生变迁。而这种文化变迁对蒙古民族历史发展的走向、对蒙古民族现代发展格局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随着历史的变化,社会的发展、人文生态的转变以及城镇化的加快,不同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和不同国家地区的文化艺术形式纷纷传入内蒙古草原,使得千百年来纯净而安逸的草原喧闹起来,导致世代安居这方水土的蒙古牧人躁动起来。传统的游牧方式面临着即将消亡的威胁,以游牧为载体的民族文化正面临着来自自身和外部世界的严峻挑战。世界应该是多彩的。如何保护和传承不同民族的传统文化,已成为国际社会和有识之士关注的焦点。